日志文章


2016-10-24

凤凰花与银桦

    先前,育贤楼后东侧,有一老树临水依楼而立。曲水尽头,天竺桂影之中,是一红砖贴面的二层小楼。夯土墙,木楼板,时称东楼,八中昔日的“中南海”。住过多位校领导,也见证过多起“风起云涌”的学生运动。及我寓居其中,龙钟老态,鼠蛇肆行,多少有些不甚宜居。然则走廊宽大,每每茶余饭后,几多同年,或携凳,或凭栏,谈吐挥洒,俊彩飞扬,聊山侃海,良多趣味。 l\k"><vP~  
    那年春末,隔着树影,望见那老树稀疏的树冠中,缀着些灿灿红云,最是鲜翠可人。偶有熟知掌故的前辈说,那叫火焰木,可是华侨远涉重洋,舶来于此,难得开花。 ,H~ZMJ{5F  
    我不知,现在通道上这株凤凰木,是否还是先前那株火焰木,抑或是近年补植?我所知,如今凤凰芳菲,已是八中一景。花开时节,其上霞彩烘烧,其下猩毡漫展。不知从何时起,哪位多情的学子又把它写进了文字,让它走进了多情的毕业季。从此,渐成传统。于是,凤凰花的火热,燃烧了一届届毕业生的胸膛,寄托了莘莘学子凤凰浴火的希冀。年年花开花落,树荫之下,朗朗书声依旧;岁岁花落花开,云霓绚烂,多少梦想涅槃重生。 I)JN?mD  
    我所诧异的是,八中小小的院落里,何来如此众多的异域嘉木?想是当年,侨亲出巨资营修校舍,还远涉重洋,带回即或今天依然难得的苗木,妆点其旁。这些苗木,一如前火焰木一般,大多无人赏识。原美安楼内院那十来株秀气挺拔的银桦更是如此。伴着旧楼拆迁重建,那些银桦,直至砍伐净尽,依然无人辨识其名。所幸,今育贤楼前西侧,尚存一株。安静伟岸,早已合拱盈把矣。 b+[Tm  
    银桦形态端庄,叶姿秀丽。仲春花开,橙红的花序小毛刷一般,散布在银蓝色的树冠中。都是些极素雅的颜色,绝不抢眼,却极其耐看。倘或春雨淅沥,一树繁花就在雨里静静地开,浅浅地笑。等它开过雨季,也就该凤凰花在明朗的阳光下,肆意地绽放。 UF7A}s b  
    或许,这仅仅只是巧合罢了。育贤楼前,银桦肃然挺立,花开静好。育贤楼后,凤凰花艳,尽情发挥。诚如校训——勤、敬所言,勤于业,敬于心。为学,不过勤敬,即可乘风破浪,浴火而起。为人,亦应勤敬,方能身体端方,材质纯良。凡所百事,莫不如此。 gw6SD87  
    丙申秋,正逢八中六十华诞,余舌耕于此亦十八岁矣。值此良辰,倘不诉诸笔端,则不能遣怀。若勇割铅刀,及提笔属文,奈何才尽思竭,榛荆莽莽。加之怠惰积习,一拖再拖。比及燃眉,方成千言之数。 8Wu9ZSH+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丙申九月廿二 校庆前四日


类别: 无分类 |  评论(0) |  浏览(116926) |  收藏
发表评论
表情 [更多]